切換到寬版
  • 285閱讀
  • 0回復

巨頭尋找新流量?新浪、騰訊、阿里紛紛下場,押寶社交“第二春” [復制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于: 昨天 21:12
杏鑫站點

img: https://ss1.bdstatic%2e%63%6f%6d/70cFvXSh_Q1YnxGkpoWK1HF6hhy/it/u=2302275308,1880932865&fm=27&gp=0.jpg
      
      三天前,探探新推的一款實名制婚戀交友平臺“牽手戀愛”進入媒體的視野。
      
      11月的社交行業有些熱鬧,這個月,百度推出了主打校園匿名社交的“聽筒”,網易上線了主打聲音+陌生人社交的“聲波”,而主打視頻美顏、匿名通話聊天的社交工具“貓呼”背后則站著社交老兵騰訊。
      
      在2019,風口十分稀缺,但社交新品卻層出不窮。
      
      只不過這一次的入局者,不再是名不見經傳的初創者,而均為我們耳熟能詳的科技巨頭,有社交成績并不明顯的阿里、京東、,也有早在社交領域分一杯羹的新浪、陌陌、騰訊、YY等。
      
img: https://ss3.bdstatic%2e%63%6f%6d/70cFv8Sh_Q1YnxGkpoWK1HF6hhy/it/u=3437656438,1148062167&fm=27&gp=0.jpg
      
      年初時,有媒體稱“馬桶MT”、“多閃”、“聊天寶”的同時公布是為了“抱團”狙擊微信,而翻看今年的社交入局名單,便可發現這樣的解讀便有些不太妥當。因為在這背后,有對新流量的尋找,有對自己業務焦慮后尋找新增長點的布局。
      
      或許我們可以這樣說,移動社交或將迎來一個新拐點,這次所有的入局者都是在尋找這個拐點的新人。
      
      1、尋找下一個十年增長點or低調探索?巨頭入局各有不同
      
      在tech星球的報道中,新浪內部員工曾調侃“綠洲”是新浪“想要尋找下一個十年的增長點”。
      
img: https://ss3.baidu%2e%63%6f%6d/9fo3dSag_xI4khGko9WTAnF6hhy/image/h%3D300/sign=5e38d1dd3f9b033b3388fada25cf3620/77c6a7efce1b9d1677e856b8f8deb48f8c546438.jpg
      
      10月,新浪又上線一款3D時尚社交新產品——ADA社區,新浪負責“ADA社區”的工作人員表示,“ADA社區”是新浪網時尚頻道的產品,目前入駐到“ADA社區”中的品牌都是一線奢侈品牌,用戶門檻比較高。
      
      這兩款產品均被外界解讀為微用戶增長呈現疲態下,新浪的新嘗試。
      
      微已經十年了,在新浪的財報中,微對其的影響十分巨大,幾乎左右了整個財報和利潤的增長。而在人口紅利消失和短視頻App崛起的雙重壓力下,包括微在內的所有社交平臺都面臨著用戶增長和廣告收入上的壓力。
      
      騰訊也是如此,今年10月,第三方研究機構Questmobile發布的2019中國移動互聯網秋季大報告數據顯示,相比6月的半年報告榜單,微信、QQ月活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同比下降了0.48%和1.08%,而在短視頻等內容型產品的拉動下,頭條月活用戶規模同比增長18.6%。
      
      正因此,騰訊也不斷推出新品及不斷投資或收購,包括短視頻內容分發產品、短視頻社交產品、剪輯工具等,主打視頻美顏通話聊天的“貓呼”正是其中之一。
      
      相比于騰訊和微的尋找增長點,則在“狐友”寄托了更多的未來。曾走上過巔峰,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已經掉隊了,如今,市值為3.95億美元。
      
      在狐友之前,發布社交產品,還是九年前力推微。6月9日,宣布旗下社交產品狐友App正式版上線。這款被定義為“治療孤獨者的社交軟件”,定位熟人社交,希望擴張90、95后的社交圈。對于此前的嘗試,董事局主席兼CEO張朝陽表示:“做社交屢戰屢敗,之前的產品有點跟風,希望這次狐友可以成為黑馬,它是的未來。”
      
      而對于阿里來說,在其交易商業的壟斷性優勢下重啟了“來往”項目,推出“real如我”,則更像是一次2C探索。“來往”是阿里成立網絡通訊事業部后,首個集團核心級項目。在曾經,阿里“來往”定義為“CEO工程”,投入大量資源和宣傳。而如今,雖然依舊是垂直校園社交賽道,但整體來說則更加低調。
      
      2、移動社交未來在哪里?答案是更垂直、更新型
      
      從各巨頭的布局中我們可以看到兩大明顯趨勢: 一是通過語音、視頻等新型載體玩出新意,二則去觸達更為垂直的領域。
      
      騰訊推出的貓呼主打視頻美顏、匿名通話聊天,最大的玩法就是可以自動幫視頻里的你自動戴上面具,從而實現蒙臉形式的視頻聊天;網易推出的聲波主打語音交友,用戶在完成登錄后即可選擇進入不同的語音房間進行互動社交;新浪旗下主打3D換裝、高奢單品、合影互動三大亮點的ADA社區則類似于韓國社交游戲ZEPETO;而陌陌旗下的ZAO則主打AI換臉……
      
      毫無疑問,新技術驅動下,社交產品結合新的載體將成為一大趨勢。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近四成受訪網民愿意采用短視頻代替文字交流,年輕群體多,視頻交流意愿強,未來社交領域短視頻或為新的爆點。
      
      除此以外,很多場景都有社交需求。游戲、校園、職場、 旅行等場景下,人們都更傾向于更有針對性地尋找更滿意自己訴求的社交平臺。
      
      QuestMobile數據顯示,由社交帶來的視頻、新聞資訊和移動電商等領域的攀升非常明顯,并且因為“社交+裂變”導致用戶黏性增強、用戶變現路徑縮短、變現通路變寬,“社交”深度融合各類場景提升變現的時代已經開啟。
      
      百度上線“聽筒”、阿里巴巴重啟來往推出“Real如我”,京東的“梨喔喔”以及企圖“王者歸來”的人人,則都將目光放在了校園場景下。
      
      2011年5月4日,人人頭頂“中國的Facebook”光環赴美上市,首日市值最高接近75億美元。
      
      關于人人網為何沒落的問題,人們從來沒有停止過追問,這一問題至今也沒有讓所有人信服的答案。而在人人網黯然退場后留下的校園社交空白至今也未被填上,但學生群體的特性吸引著巨頭入場。
      
img: https://ss0.bdstatic%2e%63%6f%6d/70cFuHSh_Q1YnxGkpoWK1HF6hhy/it/u=1152324086,3297994002&fm=27&gp=0.jpg
      
      “牽手戀愛”的功利性明顯高于常見的陌生人交友軟件,如用戶成為付費VIP,“精選”頁會為用戶打上穩定的職位標簽和象征財富的“有車有房”標識,并給予VIP更多主動權,他們可以篩選“學歷”、“年收入”和“房產”條件,只接收能滿足自己物質條件要求的用戶推薦頁。
      
      “追吖”只支持18歲以上的用戶,雖然針對游戲、動漫、二次元用戶,但也更具明顯地“戀愛”目的性,興趣匹配、三分鐘CP以及牽線師模式為追吖核心,其中牽線師模式為追吖首創,具體是指通過用戶自主申請成為牽線師后可在自己的速配屋內指引其他用戶匹配,類似線上版的紅娘。
      
      如今,無論是站在用戶緯度分出的衣、食、住、行,還是站在企業緯度的分出的電商、手游、泛娛樂、圈層運營、同城生活,社交+都在重塑原有的玩法。目前,社交功能已經與移動互聯網其他各場景深度鏈接,特別是電商、游戲、泛娛樂及粉絲場景的鏈接已經比較明顯。
      
      而在未來,伴隨5G商用啟動的’場景’時代來臨,圍繞’場景+社交’會涌現出大量創新型產品,如何抓住這一點,或將成為行業新命題。
      
      3、“松圈主義”主義下,時代正在給出新機會
      
      無論你在多么小眾、特別的社交產品中尋找到了新的朋友,最終都會問出一句話“你微信多少”。
      
      即使是這樣的現狀,也并不能夠抑制新社交產品的不斷出現。
      
      7年前,在一項“90后文化檢測”的調查中發現,90后在社會關系的處理上遵循這樣的原則:對社交圈子既不親近,也不疏離,他們懂得圈子保持關系的重要性,也很會組建圈子,以獲得更多資源,同時又絕不接受圈子的束縛。
      
      人們將這樣的行為定義為“松圈主義”,而如今的年輕人在社交網絡上的痕跡有愈發明顯的“松圈主義”傾向,他們愛好多元、不受拘束,在“用完即走”和“深度使用”上自如切換。
      
      因為“用完即走”和“深度使用”二者并不矛盾,所以,新的社交產品,一直都會出現。這類產品并不該被視作微信的補充者,而屬于新流量的尋找者。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移動社交用戶在手機網民中的滲透率不斷提升,2018年中國移動社交行業用戶規模達到7.37億人,預計2020年將達到8.2億人。
      
      毫無疑問,雖然已呈紅海,但移動社交領域還有自己的可能性。
      
      如今,社交產品形態差異越來越大,而場景覆蓋也越來越廣泛。社交產品已經正在逐漸脫離單純的“社交”概念,而走向“社交+”的趨勢。未來,社交的落腳點一在技術變革,二則落在社交場景的多元應用。
      
      今年年初,“馬桶MT”、“多閃”、“聊天寶”同時推出,一時風頭無兩,但很快就沉入水底,沒有留下一絲水花。
      
      而在接近年末的11月,又一輪水花濺起。
      
      當巨頭紛紛下場尋找社交的新未來時,社交能成為他們的新未來嗎?
      
      
快速回復
限80 字節
如果您提交過一次失敗了,可以用”恢復數據”來恢復帖子內容
 
上一個 下一個
      腾讯三分彩是什么东西